快捷搜索:  

90后第一書記·回訪|呂宙扶貧一年:建起了兩百畝苧麻基地

10%公司派發上市公司變革紅利 能見度能源行業最具穿透力的思想 地產界地產界所有你想知道的事兒 財經上下游跨界找尋市場常識 金改實驗室金融創新靈感集散地 牛市點線面簡單專業時尚的財富平臺 科技湃讓我們走近科學 澎湃商學院品牌課外書,生活經濟學 自貿區連線自貿區第一信息和服務平臺 進博會在線走進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
扶貧一年,呂宙最高興的是,村里200多畝的苧麻種植基地建起來了。 視頻來源:澎湃新聞記者 周琦(02:36) 【編者按】
明年中國將消除絕對貧困。
6月1日,《求是》刊載的習近平署名文章指出,打好脫貧攻堅戰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優先任務。
駐村第一書記是精準扶貧的重要支點。去年六七月間,澎湃新聞推出“90后第一書記”專題,聚焦這一年輕群體,今年我們回訪了其中部分人,了解這一年他們和村莊的變化。
今年,我們也在尋找更多的90后駐村第一書記,如果您就是或者您身邊就有,歡迎發郵箱到:[email protected]
苧麻基地里的苧麻已經有小腿高 本文圖均為 澎湃新聞記者 周琦 圖
地板上的水漬還沒有散去,房間里拾掇得干干凈凈,打開50歲單身漢石教育的房門,和一年前相比大不相同。
喜歡喝酒的石教育說:“我以前的命運全送到酒里了。”
石教育是位于湖北省幕阜山連片特困地區的國家級貧困縣黃石市陽新縣富池鎮良畈村的村民,剛剛脫貧。一年前,駐良畈村第一書記呂宙鼓勵石教育養了20畝蝦,他樂呵呵地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去年賣蝦賺了一萬多元。
“扔”下大的3歲、小的1歲兩個孩子,呂宙從2018年3月駐在村里,已經過去了一年多。
漫山遍野的苧麻在雨中輕擺著,這211畝苧麻是呂宙帶著村民干起來的。站在苧麻地里,29歲的呂宙說:“這一年也值了。”
村委會有了衛生間
良畈村,曾經的貧困村。村委會離最近的鎮,開車也得一個小時。
從去年3月初,呂宙就和同事楊敦報住進了村委會。半露天的旱廁,簡直不敢下腳,沒有自來水,每周五天四夜。
為什么窮?在良畈村干了19年的村支書張衣杰說,良畈村是大山里的一個狹長村落,9個自然灣分布在山溝溝里,山溝溝里有一條“金鑲園長港”,每到汛期,水都會漫到路上。村子里有1182畝地,其中水田535畝。2012年為保護環境,村里的采石場關停了,2000多名村民的收入靠種田和外出務工。
這里是血吸蟲疫區,村委會院子里的一口井,只能用來洗澡,冰涼的水澆在身上,嗷嗷叫。
“我來的時候運氣好,廁所修好了,自水來也裝上了。”5月13日,去年“替補”到村里的“95后”小伙子朱晨說。
村委會的一樓半建起了一個衛生間,鋪上了瓷磚,但沒有淋浴。別看這簡陋的衛生間,比起院墻外的那個旱廁,已經好上了許多。
如今,呂宙、楊敦報、朱晨一起住在村委會二樓,房間里加了一張床。
“酒鬼”成了蝦農
石教育并不在家,打開門,剛剛拖過的地還沒干透。客廳的墻上,裝了個電視。走進屋,衛生間、臥室拾掇得干干凈凈。
去年這時候,也是這間屋子,地上一層灰,隨處酒瓶子,床上亂糟糟,臥室里的電視機屏幕被砸了個窟窿。
屋外的空地上,用網子圍著幾十只黑色陽新豚(一種似鵝非鵝,似鴨非鴨的鴨科動物)。
門口一個小鐵籠里,養著幾只鵪鶉,剛剛下了幾個蛋。
“聽說(石教育)處了個女朋友。”呂宙說,“去年我跟他說討個老婆,他還說‘一個人過習慣了’,這一年過去人都變了樣。”
酒害了石教育的半生,他有過一個沒有拿過結婚證的“老婆”,可是被打跑了,因為他喝了酒膽子比誰都大。
扶貧三人小組和石教育聊天,一旁是石教育的蝦田
他出去打過工,因為喜歡喝酒都沒干長。回到村里,就靠著抓點小魚小蝦,維持生活,可是河里的魚蝦也不多了。石教育靠著抓魚抓蝦脫貧了,但還是呂宙的幫扶對象,要防止他返貧。
為了發揮石教育的專長,呂宙幫石教育申請了5萬元的小額貸款。石教育的親戚們外出打工,把田地也交給他打理,石教育花了幾千元請挖機清理出田地,買了四千斤蝦苗投進20畝地里。
三個人正聊著,石教育回了家。他還是那樣黑,但穿得比上一次可干凈了許多。
“今年蝦怎么樣?”呂宙問。
“泵壞了啊,書記,能不能幫我再申請個泵。”石教育說,“田里留不住水,蝦子長不好啊,今年賺不到錢啊。”
“去年賣蝦子不是賺了錢么?先修修,不行再買。”
“去年賣蝦子才賺了一萬塊。”
“你不是還出去打工賺了兩萬么?”
“沒存住錢啊。”
“談女朋友了吧。”呂宙說:“地上拖得可干凈了。”
“今年又不能出去打工,年紀大了。”
“是有牽掛了吧?”
呂宙說罷,這個50歲的黝黑農民臉上竟有些羞澀。“你要自己打算好,不能什么都張口要,我們總給你買泵,別的人怎么想?”
“這不是如果你們給買了,我就節約點錢啊。”石教育有點不好意思。
“最近還喝酒么?”
“還喝點,喝得少。”石教育說。
走時,呂宙叮囑:“少喝點,爭取娶個老婆。”
石教育傻笑著:“還沒打算這個。”
計劃的苧麻基地建起來了
5月13日,天空下起小雨。
石教育家不遠的山洼洼里,一棵棵苧麻被雨滴打得搖頭晃腦。這些苧麻是去年底種上的,有211畝。
去年這個時候,苧麻基地還在呂宙的計劃中。
陽新縣有種植苧麻的傳統,上世紀90年代滿山遍野都種苧麻,后來人工貴了種苧麻就虧本了,沒人種了。如今能夠用機器收麻,陽新又開始在縣里推廣苧麻,貧困戶種苧麻能夠得到政府種子補貼。
呂宙摸底后,村民張國華想種苧麻,老隊長張世高也非常支持。
困難是,這里本來是片荒山,如果想讓機械收麻,必須連片種植,如果種一百畝,需要流轉五六十戶人家的土地。除了商量租金,還需要和外出打工的人溝通。
“開了好幾次會,最終達成了一致。”呂宙說,因為涉及的農戶較多,幾個大隊長分頭聯系村民,又組織村民開了幾次大會,最終大家同意第一年不要租金,第二年每畝150元,不在村里的村民也紛紛同意,并授權親屬簽字。
3戶貧困戶又申請了扶貧貸款入股,去年底,張國華請來挖機將荒山平整,種下苧麻,19戶貧困戶幫忙除草、打藥,每工作一天可以獲得100元報酬。
副鎮長:每次來村里都能看見他
作為第一書記, 呂宙的工作跟貧困戶分不開。
40歲的村民張衣讓患有小兒麻痹癥,從出生起就躺在床上,只要有人路過,他聽腳步就能知道是誰。也不知聽誰說起過牛排,有一次,張衣讓見到呂宙就提要求,想要嘗一嘗“牛排”。
當過12年兵的楊敦曾經當過司務長,有一手好廚藝。他和呂宙兩人開車去鎮上的超市,買了牛排煎好,切成一個個小塊,澆上黑椒汁,送到屋里。
今年年初,張衣讓已去世。
呂宙和同事到歐陽秀英家回訪
36歲的歐陽秀英丈夫因病去世,她獨自拉扯著3個孩子。為了幫弟弟娶媳婦,上世紀90年代,兄弟幾個湊了一萬元錢修起了這棟3層小樓。如今,樓房已經四處漏水。
去年,呂宙幫歐陽秀英申請了危房改造資金,又向歐陽秀英家的幫扶單位申請幫助,大哥張會波買了一批瓦,已經搬上樓頂,準備在樓頂蓋瓦防漏。
5月13日,澎湃新聞看到,樓頂已經加蓋了半層防漏。“建起來就再也不漏雨了,以前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張會波說。
呂宙介紹,去年底陽新縣已經全面脫貧摘帽。一年多來,他家的老二也兩歲了,對家庭他虧欠了很多,但是能在村里盡自己所能干點事,還是感覺挺欣慰的。
“生活只會越來越好。”呂宙說,華新水泥廠即將落戶,203省道即將穿過良畈村,村民們的機會也會越來越多。
富池鎮副鎮長袁成龍說,目前都在忙著拆遷還建的事宜,“小伙子不錯,想了很多辦法,每次我來他都在村里,這就是不簡單的事。” 【專題】專題|90后駐村第一書記

90后第一書記,湖北,呂宙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山西快乐十分的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