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可遺忘的滇緬鐵路:銘記中華民族危亡時的團結堅韌

中新網臨滄5月25日電 題:不可遺忘的滇緬鐵路:銘記中華民族危亡時刻的團結堅韌

作者 繆超 張偉明

一位婦女,胸前懷裹嬰兒,背負籮筐擔土石,她身后尾隨著挑夫、馬隊、醫生、工程師……1938年,中華民族危亡時刻,全國上下團結起來,用堅韌毅力搶筑一條通向緬甸的鐵路“生命線”……

圖為滇緬鐵路忙蚌大橋遺址的一個橋墩。 陳靜 攝 圖為滇緬鐵路忙蚌大橋遺址的一個橋墩。 陳靜 攝

上述是滇緬鐵路遺址公園內,巨幅石雕刻畫的歷史場景。記者近日到訪云南省臨滄市滇緬鐵路遺址公園與遺址博物館,追憶滇緬鐵路歷史。

1918年,孫中山先生在《建國方略》中提出要修建從廣州經貴州至云南,最后到達中國與緬甸邊界的鐵路。于2014年探尋滇緬鐵路多處遺跡,對這條鐵路有過深入研究的云南省滇越鐵路研究會副會長王福永告訴記者,“當時中國雄心勃勃,希望打通更多與世界相連的通道,但國家積貧積弱難以支撐孫中山先生的宏愿。”

直到1937年,中國抗日戰爭爆發后,很多沿海港口被封鎖,國家急需打開物資運輸新通道,于是舉全國之力搶筑滇緬公路和滇緬鐵路。

滇緬鐵路分為東西兩段,東段由昆明至祥云,長約410公里;西段由祥云到孟定,全長約470公里。為了實現與緬甸鐵路系統的銜接,滇緬鐵路全線均為米軌。

圖為大臨鐵路一隧道施工現場。 繆超 攝 圖為大臨鐵路一隧道施工現場。 繆超 攝

當時,中國調集了全國著名的鐵路和橋梁專家,云南地方政府則先后征集30多萬勞工參加筑路。王福永說,“云南絕大多數男性青壯年已參軍打仗,所以勞工的三分之一以上都是婦女和孩子,彝族、傣族、佤族、景頗族等少數民族都參與了滇緬鐵路的建設。”

由于鐵路所經之處瘴癘橫行,蚊蟲叮咬十分普遍,加上嚴重缺乏筑路機械,勞動強度大,筑路民工傷亡慘重。據不完全統計,在三年多的筑路過程中有近10萬勞工葬身于鐵路沿線。

記者在滇緬鐵路遺址博物館內看到多位參與鐵路建設老人的回憶錄。劉世高回憶錄:“當時我是小學生,和其他勞工一樣,明白鐵路對國家存亡的意義,大家萬眾一心日夜奮戰,鐵路線上都是人海戰術。”

魏學芳回憶錄描述,他父親為測量人員提供安全后勤保障,測量人員天剛亮就開工,要到沒有日光看不到經緯儀才收工,中午水汽蒸發地上冒出有毒的紅綠煙霧,當地人叫“瘴氣”,更嚴重的是“瘧疾”肆虐,當時全國很多年輕醫生,懷著報國之心匯聚臨滄。

圖為大臨鐵路瀾滄江雙線大橋正在建設中。 繆超 攝 圖為大臨鐵路瀾滄江雙線大橋正在建設中。 繆超 攝

1942年5月,日軍占領了緬甸全境,為了防止日軍利用滇緬鐵路進入云南腹地,國民政府下令炸毀滇緬鐵路西線。當時滇緬鐵路已完成路基土方石的56%,隧道完成52%,橋梁完成45%。

“生于危難,毀于戰亂,滇緬鐵路是國家歷史上的一首悲歌。”王福永感嘆,“是悲歌也是壯歌,唱出中華民族危亡時刻的團結與堅韌。”

時過境遷,新中國經過七十年的發展,建設成就巨大。2006年聯合國亞太經社交通部長會議通過了泛亞鐵路網計劃,滇緬鐵路是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目前,新的滇緬鐵路——大(理)臨(滄)鐵路建設投資過半,王福永說,“2021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相信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孫中山先生的構想,在一百年后有了實現的可能。”

不僅如此,另一條連接緬甸的大(理)瑞(麗)鐵路也在建設施工中,待兩條鐵路建成通車后,將成為中緬國際通道的重要組成部分。

“我們的農機產品現在是由陸路運至廣州,再由海運送抵緬甸仰光,距離長,時間長。”在成都和昆明從事農業機械貿易的孫占濤憧憬,“兩條鐵路盡快通車,可以降低運輸成本,還能讓國外民眾更快用上我們的產品。”(完)

緬,滇,王福永,鐵路,緬甸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山西快乐十分的规律